全職/韓葉/傘子

BGM:Supper Moment - 無盡(http://www.youtube.com/watch?v=9PokHGaqwC4

劇情:年輕的葉修在一個下大雨的晚上拜託韓文清給他帶一把傘子。

警告:算是AU,但沒設定清楚,只為了寫以上情節而出現的文。不接受就點叉離開吧,警告過你們就不接受批評啦(……




  「韓文清,我沒帶傘子。」


  韓文清收到了這麼的一個簡訊,附帶一個地方。

  韓文清瞄了一眼外面被閃電照亮了一瞬間又立刻黯淡下來的天空,雨水打在窗子上的聲音吵得韓文清整晚都靜不下來。他又再看了看那個簡訊,明明只有幾個字,卻花了他好幾分鐘的時間去閱讀。正當他想把電話放下時,手機又再震動了一下。

  「拜託你。」

  韓文清沉默。

  他沒有回覆簡訊,只是直接抄起兩把傘子,隨便跟母親交代一聲便出門,也不管母親因擔心而對於他這麼的一個舉動感到生氣。

  難怪他母親不希望他出門。今天的天氣實在惡劣得很,氣象局於昨天發出的暴雨警告一直沒有解除。韓文清即便帶著傘子出去也狼狽得很,沒在外面走多久,褲子都濕得能扭出水來。

  更何況是沒有帶傘子的葉修。

  「動作真快。」躲在一個公園的亭子裡的葉修笑道,毫不客氣地接過韓文清手上的傘子,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像是穿著衣服洗了澡一般滴著水,傘子基本已經沒有用處。

  韓文清冷哼一聲,視線有意無意掃過那個被葉修放在地上,同樣濕漉漉的大背包,眼神一暗。

  「時間差不多,我要走了。」留意到韓文清緊抿的唇線,葉修微微瞇起了眼睛,眼底帶著得逞的笑意。「不過還是等雨停了再走吧。」然後便坐背包旁邊坐下了。

  韓文清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沒說話。韓文清從來沒問,可是即便他不想知道,葉修跟家裡有極大的矛盾從來都是學校裡眾所周知的事情。但無論原因為何,葉修最後決定選擇離家出走這個激進的方法,這份勇氣讓他有點驚訝。然而細思一下,又覺得這結果是理所當然。

  就是因為這份倔強,他倆才會如相撞的鋼鐵般,激出最美的花火。

  應該說,葉修能忍到今時今日才行動,才是該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雖然韓文清覺得葉修可以選一個天氣較好的日子才出門,那他就不需要冒著大雨給他帶傘子。

  雖然葉修就得想另一個理由把他找出來。

  「你也等雨停再走吧?這麼大雨你也不好走吧?」

  「那你就別要我過來。」

  「別小器。過來坐坐吧。」

  韓文清依然板著臉,卻坐在葉修旁邊。



  天空彷彿要把一年份量的雨水都下光一般,一直沒有停止的跡象。二人就這麼肩並肩坐著,呆看被密集的雨水模糊了的前方。大概因為有點涼,二人有意無意地靠得很近,手臂碰著手臂地互相取暖。

  「你怎麼不問?」葉修突然問道。

  「問什麼?」韓文清轉向葉修。

  「不會好奇嗎?」

  「我沒有東西需要問。」沉默半晌,韓文清冷硬地道。

  他不需要問葉修落得如斯景況的理由,他也不會問葉修將來的打算,因為這些都不是他能管的事情。

  「你問非所答啊。」葉修笑著欺近韓文清。「我在問你,你不會好奇嗎?別說謊,我能看得出來。」

  韓文清只想一拳揍在葉修的臉上。

  「你不說出來,我也什麼都不說。」

  「那就不要說。」

  「太無情了吧。我可是誰都不見,只見你一個。」

  韓文清沉默。確實,比起葉修離家出走,葉修在離開前找上他更讓他感到意料之外。

  韓文清不需要知道葉修的一切事情,他們都各有世界。但不代表他能接受葉修一聲不作地消失。

  葉修對身邊的人其實很溫柔體貼,但卻也是個很自我的人,對於決定了的事情十分固執。除了自己之外,他甚少會對任何人作出交代。然而,葉修在給他一個交代。

  至少葉修不如韓文清想像那樣,靜悄悄地消失。

  至少對於葉修來說,韓文清不是一個無關痛癢的人。

  這樣就好。

  韓文清轉過頭,剛好對上葉修的視線。葉修勾起了嘴角,帶點自信的神采,但更多的是溫和的笑意。

  「別氣啦?」葉修討好般道。

  韓文清心中無奈,卻像被葉修感染一般,韓文清的唇線也微微彎成溫柔的弧度。良久,他嗯了一聲,傾身,在葉修的雙唇上落下一吻,蜻蜓點水。手不知何時搭著對方白得病態的手背上,體溫曖昧地交纏著。

  「你要回來。」

  「會啊。」葉修笑著把手翻過來,與韓文清十指緊扣。

  「我不會等你。」

  「看看到時候誰要等誰。」

  「想得美。」

  韓文清哼笑一聲,拇指輕柔地揉著葉修的手背。葉修又在韓文清的嘴角親了親。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巨巨米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