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殺06

06.

 

 

 

  「哇,這也太誇張。」方銳一進去就不禁看傻了眼。「還是說這已經合法化啦?」

  「有沒有合法化也沒差吧。」蘇沐橙的反應比較淡定,但留意到旁邊的視線時,隨即把聲線再壓低了點。「他們現在還要怕什麼?」

  真是世風日下。葉修點了根煙,不禁在心裡感歎。

  對於黑市格鬥賽的猖獗,葉修一直略有所聞,但眼前的景象實在比他想像出來的誇張得多,跟他多年前看到的差太遠,也難怪方銳會懷疑這事兒已經合法化了。

  相比以前那個小小的地下室,現在的場地儘管依然在地下,但已經有一個標準的格鬥場的大小。場地的中央有一個典型的擂台,在上方則安裝了四個大螢幕分別面向四邊的觀眾。包圍著擂台四周的是一排又一排延伸上去的觀眾席,目測這裡至少能容納大概一千人左右。

  每個座位的扶手上都有遙控器和小螢幕,上面提供了不少種類的服務,例如可以點餐或是投注參與賭博,而小螢幕則是顯示當天比賽的參賽選手資料、賽況、賠率等資料。

  場內已經幾乎滿座,氣氛相當熱鬧。中央大螢幕上顯示著今天的投注金額一直上升,跳動著的數字從沒停過下來,而每個參賽選手、每種賭法的賠率也因而浮動得很厲害。

  此時,螢幕上彈出了今天勝出者能獲得的獎勵——一如以往,一筆巨額款項,和一個未結合嚮導。能贏到這兩個獎勵的,只有過五關、斬六將,成功在多輪淘汰賽裡勝出的那一個人。

  除了淘汰賽這賽制外,比賽就只有兩個規則,一、只能使用身體的部份作攻擊武器,二、出界者便會立刻出局,除此以外,所有東西都沒有限制。就是說,體重沒有限制、性別沒有限制、攻擊模式也沒有限制。

  因此除了格鬥賽一向都十分暴力外,參賽選手的質素也十分參差。除了高矮肥瘦不一外,無論是未結合或是結合了的哨兵也有會參加這比賽。儘管後者比賽的代價也許會比前者大——痛楚的強度會透過連結而翻倍,而且要是結合了的哨兵死亡,嚮導也很大機會因連結被撕裂而死亡——但擁有嚮導的哨兵一般會比未連結哨兵要強,因此也未見得會輸。

  眼下這樣的情況,人家人多勢眾,他們就只有三個人,能做的事情實在沒有多少。

  「你們去看看有沒有辦法打聽到有用的消息。」

  聽葉修這麼道,二人沒有異議。

  「嗯?我們?」只是思考了一下,方銳捉住葉修話中的某個關鍵字。「那你呢?」

  「我去後台看看。」

  「你又單獨行動嗎?」

  「行啦,別囉嗦,快去快去。」

 

 

 

  葉修要進去後台並沒有花太多氣力,只要用上幾個精神暗示便輕鬆瞞過警衛,無驚無險地潛了進去。

  比賽的場地十分豪華,供給選手休息準備的地方也十分得體,彷彿就像讓選手在踏上斷頭台前享受可能是最後的奢華舒服。

  彷彿有目的地一般,葉修堅定地沿著一間又一間的休息室向前走,突然想起這情景有點似曾相識。

  歷史根本在重演吧。

  葉修推開了盡頭的那個房間的那扇門,裡面地上躺著一個半裸著上半身、手上只戴了一隻拳套的男人,似乎是待在這個休息室裡的選室。而他的旁邊則站著另一個人。那人只是瞄了葉修一眼,抬了抬下巴示意讓葉修進來。

  「老韓你還真的冤魂不散。」葉修走了進去,無奈道。他踢了踢地上那人的腰間,又問:「就不能找個好一點的地方見面嗎?」

  「你想在上面見面?」韓文清挑眉。「在那兩個人面前。」

  葉修不作聲,轉而問道:「這次讓韓老大大駕臨格鬥場的事情是什麼?」

  「你知道多少?」

  「什麼知道多少?」葉修攤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隨手點了一根煙,彷彿這裡就是他的家一般隨意。

  韓文清皺眉,暗自調整著嗅覺。忍住那陣幾乎惹得他猛咳的刺痛感,微慍的韓文清才開口:「你再裝。」

  「好吧。」見韓文清一副努力忍耐的樣子,葉修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可是霸圖跟嘉世之間的瓜葛跟格鬥場有什麼關係?」

  有名氣的傭兵團不愁生意,可是興欣只是個新成立的小傭兵團。儘管有葉修這個第一嚮導,但也不足以讓人放心把任務交給它。因此興欣一開始每一單的生意都是自薦得來的,也是自這幾個月開始,任務的成功率有一定保證,才漸漸有了主動接觸他們的客人。

  如想找到機會自薦,便需要熟悉地下世界的勢力分佈與局勢發展,這樣才能知道有什麼組織需要傭兵,從而針對性地對他們自薦。

  興欣能崛起得這麼快,也多虧葉修這人對局勢的熟悉,懂得帶領興欣在什麼時候出動,或是在什麼時候收歛避風頭。

  必須消息靈通以更新局勢的葉修自然對韓文清的目的略知一二。

  葉修口中的嘉世在數年前是地下世界中最大型實力也是最強的一個傭兵團。雖說是傭兵團,但由於他們是當時唯一擁有能與霸圖對抗的人手的傭兵團,因此很多組織都會聘用他們破壞霸圖的好事。久而久之霸圖與嘉世便成了宿敵世仇,打個你死我活。

  直到十多年前,嘉世的實力不知為何突然下滑,每次任務時的組織和戰術都一盤散沙、潰不成軍,任務失敗率節節上升。

  甚至他們最強的嚮導,葉秋,也突然消失了,嘉世失去了他們最後的籌碼。

  因此嘉世早就不是那個能與霸圖對抗的最強傭兵團。

  「而且我以為,霸圖對嘉世已經看不上眼呢,居然勞駕韓文清大大親自過來。」而那個最強的嚮導,現正坐在韓文清面前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風淡雲輕地道。

  「他們投靠了嚮導黑市組織。」韓文清瞇起了眼盯著葉修,像在確認什麼一般。「嘉世一方面幫嚮導黑市幹活,另一方面借助嚮導黑市的勢力跟我們對抗,給我們惹來點麻煩。」

  「所以你來這裡是為了把嘉世揪出來?」

  「不是。」

  葉修點點頭,不意外。韓文清的目的是這個才讓他驚訝呢,這樣的事根本不值得韓文清大動干戈,至少不是現在。

  「那你到底是為了什麼過來?還是說你參賽了?」

  「……你也被針對了。」無視葉修的垃圾話,韓文清倒是轉移了話題。

  「是這樣沒錯……但——」這不是什麼秘密,以霸圖的線眼分佈,韓文清可能比他要早知道呢。葉修一怔,剩下的疑問還沒出口,他就突然想通了。

  為什麼那次韓文清來了,卻什麼都沒做。

  為什麼這次韓文清還是又來了,明明就不需要。

  ……他哪裡受得起啊。

  葉修努力讓臉上的表情顯得特別坦然,才想起他所有的情緒根本暪不住韓文清。

  有連結也算了,但跟結合的是韓文清,那個就像他肚子裡的迴蟲一般的韓文清。

  他真討厭這連結。

  「嘉世與嚮導黑市合作不是近年的事情,你知道吧?」韓文清倒是像沒感應到葉修的情緒般把話題繼續。

  「知道啊。」葉修立時不再糾結,沒有猶豫地道。「我在嘉世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做了。」

  「……葉修,你告訴我。」

  「什麼?」

  「你為什麼會被抓到嚮導黑市?」韓文清每說一個字,語氣就再重一分,到最後變得咬牙切齒。「是他們把你賣到嚮導黑市嗎?」

  「……怎麼了?」

  「回答我。」

  生氣的老韓果然很麻煩……聽著韓文清低沉卻蘊含著怒氣的嗓子,葉修在心中歎道。

  「你可以這麼想吧……」面對韓文清一副不容分說的樣子,葉修也只好回答,然後他思考了一下,又攤開手改口道:「嗯,其實也不全然是這樣……準確點來說,是我把自己賣過去的。」

  「別耍我!」

  韓文清話音未落,一聲震耳的吼聲在休息室裡響起。

  「靠你忘記我們是偷偷潛入來嗎?快把你那頭笨老虎收回去——」

  「葉修!」

  韓文清的仇恨值瞬間從嘉世轉到葉修身上。那麼多年來他都沒有過問葉修的事情,即使知道了也不會干涉,因為他們儘管是對方的哨兵嚮導,卻依然有自己的戰場。強行插手是一種侮辱。

  但這不代表感情上、本能上,韓文清能容忍自己的嚮導遇到這樣的事情。

  被吼的葉修先是沉默半晌,對著韓文清眨眨眼。

  「知道了又如何?事情都過去了。」

  韓文清不回話,渾身的怒火卻是旺盛得快要實體化一般,連傻逼都能強烈感受到韓文清的氣勢了。

  葉修淡定地吐了口煙,只見韓文清的眉頭皺得更深,一副快要發爛的樣子。葉修若有所思地沉默半晌,才嘆了口氣,然後把還沒燒掉三分之一的煙隨手丟到地上,用腳踩熄了。

  他哪裡不知韓文清的想法?

  葉修對著韓文清招招手:「老韓。」

  韓文清依然僵著身體站著,沒動。

  葉修無奈,只好自己站了起來,走到韓文清面前。

  韓文清依然不動。

  還真的一如既往地固執呢。葉修心中暗笑,然後伸出手輕輕搭在韓文清的額頭上面。

  韓文清一怔,卻是沒有躲開。

  先是額上微涼的體溫,後是如羊水般的溫暖。一層又一層的精神觸梢疊了上來,刷得韓文清腦海漸漸空白一片。五官再也感知不到那些總是攻擊他的雜亂資訊,繃緊的神經和情緒被沖走洗去,韓文清任由葉修的精神潮水包圍著自己,全心全意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給自己的嚮導。

  他只感覺到葉修的嚮導信息素。

  葉修的體溫。

  葉修的呼吸。

  葉修的一切。

  世界彷彿只剩下他與葉修兩個存在。

  即使與葉修結合,韓文清並沒有感受過太多結合的好處,畢竟葉修於結合後長期都不在他的身邊。儘管他的精神狀態和五官都比一般的哨兵穩定,卻是沒有試過這種的調控。

  但經歷過第一次由自己的嚮導對他做的引導,韓文清開始懂得那些哨兵爭嚮導爭得頭崩額裂的原因。

  感知到哨兵的情緒平穩下來,葉修的心情也輕鬆舒暢。他另一隻空出來的手牽起韓文清的手,修長的指尖與對方的穿插著,直到輕柔地收回精神潮水後,依然沒有放開。

  「爽嗎?」待韓文清調整好他的五官,葉修笑咪咪地問道。

  韓文清瞪了他一眼,大手像是在表達不願放開的意思般用力回握著對方。

  「別以為這樣就能混掉。」

  「沒有打算混掉。」葉修笑哼道。「好吧……待這次的事情結束後,我會跟你說所有的事情。這樣你滿意了沒?」

  韓文清沉默,算是對葉修的做法沒有異議。

 


TBC.

卡成狗啊這篇文………慌張失措

我已經不太知道有沒有OOC了,求捉蟲

可否只挖洞不填坑TTTTTTT

另外先備案之後會越來越忙,大概有機會停更至十一月,就算有更新頻率也會很低下(本來現在就產出不多,想死)……十一月必然回來,回來時我放學後哪裡都不去TTTTTTTTT

我,努力看看要怎麼辦TTTTTTTTTTTTTTTTTTTTTTT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巨巨米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