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人老了(1)

意識流。

隨著感覺打自己想打的東西。


(1)要重逢了



  葉修,四十三歲。

  回過家,但現在還是自己住在一個細小的公寓裡,瞞著房東偷偷地養著一隻貓。

  葉修沒學歷,除了榮耀一曉不通。於是他只能做一些較吃力卻又工資不太優厚的工作。

  榮耀他依然有玩著,但已經跟十多年前的自己不同。以前他玩榮耀是追求勝利和刺激,現在卻像是對榮耀有了種老夫老妻般的感情,榮耀早已融入了血肉之中,像是吃飯拉屎一樣平常。

  當然,他偶爾會懷念以前的生活。曾經的輝煌,然後失去一切;由零開始建立自己的隊伍,日夜癲倒地忙得一頭煙,最後得到了第四個冠軍;那些人和事,還有一些難以言喻的感情。

  韓文清。

  葉修笑,給懷中的小黑貓順毛。

  他跟韓文清之間的感情,說不清是什麼。非愛也非戀,是一些更深沉的東西。他知道,他也知道,可是誰都沒說穿。

  他們曾經有過一段……挺像戀人的關係,有點黏黏糊糊,甚至一起同居生活過。但過了幾年,他們分開了。

  分手嗎?但他們誰都沒表過白。就只是純粹覺得,要回去了,要離開了,也許是因為想要回到現實了,也許是因為家庭因素,反正二人很自然地分開了,各自去了自己該去的地方,沒有再聯絡。

  日子還要繼續過著。葉修聽話地跟家裡安排的相親對象交往,甚至快要去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可是到最後,那對象跟他分手了。

  「你的心不在我這裡。」說時,她的語氣有點冷淡,還有失望。「如果你是討厭我的話,我還會覺得好過一點。可是你沒有,我連你的討厭,你一切的感情都得不到。」

  葉修之後斷斷續續地跟不同的女生交往了,只是結果也差不多。然後,葉修突然想起了韓文清,念念不忘。

  葉修之後就再沒有跟女生交往過了,直到現在都是一個人。

 

  葉修有點驚訝。當韓文清站在他家門口時,他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老韓?」

  「是我。」

  葉修很快便平復下來,嘴角甚至微微揚起。

  「進來?」

  韓文清點頭,脫鞋。

 

  「這是你的?」

  看著在自己腳邊繞來繞去的小貓,坐在沙發上的韓文清彎下身,把這個小可愛抱到懷裡。

  這黑貓真的很小,大概只有六個月大。牠一雙金色的眼眸睜得大大的,好奇地盯著眼前的陌生人,卻是完全不怕生,在韓文清的懷中打滾撒嬌。

  「嗯,小點,在下面撿回來的。」葉修沒有特別喜歡動物,只是數個月之前在家附近看到這隻在垃圾堆裡瘦骨嶙峋的小貓,葉修心血來潮給牠餵了一下食物,結果這小傢伙一直黏著他不肯走。葉修無奈,只得把牠收留。

  韓文清投以疑惑的眼神。還起名了?他從來不知道葉修是個那麼有愛心的人。他光是要照顧自己已經分身不暇了。

  「人老了,多愁善感了。」葉修感覺到韓文清的眼神,呵呵一笑。「就覺得,有隻小傢伙陪著也不錯。」

  「你一個人?」

  「不是。」

  看著韓文清的眼皮微不可見地顫了顫,葉修暗笑。

  「還有一隻貓。」

  韓文清的肩膀微微垮下。他臉上的慍色一瞬即逝,原本緊繃的皺紋此時稍稍鬆開了點,變得沒那麼顯眼。

  「葉修。」

  聞言,葉修加深了臉上的笑意。

  「老韓啊。」葉修摸了摸嘴角。「我戒煙了。」

  韓文清嗯了一聲。他現在再也聞不到以往總是從葉修身上散發出來的菸味,取而代之的是廉價沐浴液有點刺鼻的味道。

  但習慣了就好。

  「所以……」葉修拉長了尾音,卻沒接話下去。

  韓文清瞭然,從口袋裡把那副有點生鏽痕跡的鎖匙交到葉修手上。

  「我們都老了,沒那個時間繞圈了。」

  葉修笑,對上了韓文清灼熱的視線。

  這視線,就跟十年前的一模一樣,即使被歲月如何沖刷,卻從不改變。

  葉修接下了鎖匙,低低地說了聲好。




真想給自己打一串??????????????????????(然後我打了


把這東西變成一個系列
大概是紀錄老了的葉修和韓文清,的樣子。

评论 ( 15 )
热度 ( 34 )

© 巨巨米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