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哨嚮/殺00-01

新坑獻上。
之前貼過關於哨嚮的梗,00算是前回提要。
到底這是什麼爛名字…

 @啼啼 我更啦XDD拜託你多更一點

我還沒趕完稿還在摸魚真的好嗎OTL


00.


  韓文清第一次去嚮導拍賣市場時,才十八歲。

  身為霸圖歷年來最年輕的繼位者,韓文清早在十三歲時已經轉變為哨兵。家族其實很想就給韓文清配一個嚮導,奈何近年沒有什麼優秀的嚮導,事情於是就一直拖著。

  韓文清一個星期前成年了,家族讓他親自來黑市給自己選個嚮導,韓文清也沒拒絕。

 

 

  在社會上,只有少數的人會轉變成五感敏銳、能力優秀的哨兵,男性哨兵為全球人口的約8%,而女性哨兵則是5%。而輔助哨兵、為他們調節五感和精神的嚮導在這個世代更是比起黃金鑽石還要珍貴,而且大部份都是女性。男性嚮導誕生的機率大概比中彩票還要少。

  嚮導嚴重供不應求,大多數的哨兵在一輩子裡可能都找不到一個嚮導結合。因此不難想像嚮導是一個多麼珍貴的資源,軍方恨不得把他們護在掌心中,黑市也不願放過這些大金礦。

  一些組織會在各地拐走嚮導然後把他們放在拍賣場上讓人開價。這些拍賣場不是任何人都能進入,有富商、有高官,只有位居社會金字塔中最高層的人才有這樣的資格。然而C國黑道上的三大龍頭之一的霸圖只需要一個電話,便能有一席位。

  所有參加者都會利用拍賣場提供的電子系統叫價,而入場者都會戴上面具以保護自己的身份,然而韓文清不屑做這些鬼鬼祟祟的事情。那時場上也只有他直接露出真面目,就如他從來都不怕直接對上軍方一樣。

  拍賣會放出了第一個嚮導。一個黑色的巨型鐵籠從台下升起,裡面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她全裸著身體攤坐在地上,雙眼早已哭得紅腫,又是驚恐又是無力地靠著鐵牢喘著氣,似乎是比人打了藥物讓她勉強維持清醒以示她不是屍體。所有人的眼前都開了數個小螢幕,近距離拍攝著少女精緻潔白的胴體,甚至色情地放大了少女不算豐滿的胸部和下體。

  一陣屬於未結合嚮導的氣息傳入在場的哨兵的鼻子中,有些自控力較低的人已經像打了雞血般紅著眼猛地站了起來。只是場內又瞬間被中和劑的氣味充斥中,稍稍冷靜下來的人只得安份地坐著。隨便在場內鬧事可會永遠被拒絕進入拍賣場,更甚者還會被追殺。

  「大家都見識過這個美麗嚮導的魅力了吧?」見席上不少人都露出一副餓狼似虎的樣子,主持人在心中滿意地笑了,然後喊道:「那麼,請各位開價,底價為六百萬,每次叫價五十萬。」

  「六百五十萬!」

  「七百萬!」

  「八百萬!」

  顯示屏上的數字不斷跳動著,然而韓文清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半個小時後,第一個女性嚮導最後以一千一百萬成交。拍下了少女的人已經急吼吼地衝去辦手續了,主持人也讓下一個嚮導緊接出場。

  一個又一個嚮導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價錢拍下。韓文清抱著胸,他眼前的數字鍵盤一塵不染,就這樣呆著兩個小時。

  「終於到了今晚的壓軸!大家都知道嚮導十分珍貴,全球只有3%的人口能轉變成嚮導。但男性的嚮導就更稀有了,在所有的嚮導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男性的。」主持人說著時也不禁激動起來,聲音頓時高了幾個調。「但是今天,我們要為大家帶來一個男性的嚮導!」

  隨著主持人的語音落下,鐵籠再次從台下升起,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籠中的是一個瘦骨嶙峋的男生。他低垂著頭,凌亂蓬鬆的黑髮胡亂地披在肩上,遮住了他臉上的表情。皮膚是頹廢的死白,性器可憐兮兮地躲在雜亂的恥毛中,但他的手卻是像羊脂玉般雪白精瑩,剎是好看。

  這個男生實在不算好看,只是光是「男性嚮導」這身份,就足以讓全場哨兵立刻硬了起來,更不要說這男生身上傳來的誘人香味。

  不是讓人膩味的甜,而是一種像菸味一般的苦澀,卻莫名地比起塗了蜜糖的毒藥般更讓人上癮,幾乎要把骨髓靈魂都要腐蝕掉。

  「底價一千萬,每次叫價一百萬!」

  「一千一百萬!」

  「一千三百萬!」

  「一千五百萬!」

  狂飆的價錢並未能阻擋到哨兵對嚮導的渴求。他們瘋狂地叫著價,數字未有一刻停頓過下來。

  全場就只有韓文清沒有任何行動。

  他冷眼看著起哄的人群,在這數個小時內並沒有像其他哨兵一般因為嚮導的氣味而失去控制。儘管他只是個十八歲少年,但他的自制力在霸圖中卻是數一數二之強。強韌的精神力是年紀輕輕的他就能站在霸圖最頂尖位置的原因之一。

  其實韓文清對嚮導之事並無太大興趣,經過今晚的拍賣會韓文清就更肯定了。即使沒有嚮導,他的實力比起很多已經結合的哨兵還要強大,因此對他來說嚮導並不是必要的。

  既然家裡希望他找個嚮導,他也不介意順從家裡的意思。讓家裡的人之後替他選就好了。

  此時,一直垂著頭的少年微微抬起了頭,被頭髮遮住的眼睛終於露了出來,毫不忌諱地直視著鏡頭。

  韓文清瞪著那雙眼睛,深深地抽了一口涼氣。

  然後,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打了個數字。

  這數字讓全場還在搶先輸入著數字的人的心涼了一大截。

  「五千萬!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三次!成交!恭喜!」

 

  韓文清沒有留意到主持人興奮的叫喊,沒有留意到手下驚愕的視線,也沒有留意到全場的人在交頭接耳。

  他只留意到了那個他這一輩子都會記住的眼神。

  ——沒有懼恐、沒有懦弱、沒有絕望,只有熊熊燃燒著的意志、清明的眼神,就如燃亮了令人窒息的漆黑的火炎一般,充滿著堅定的希望。

 

 

 

 

01.

 

  ——老韓啊,謝謝你把我買回來,可是我要走囉。

 

  ……好……準備……

  ……就給他……磚……

  ……吵什麼……

 

  「……前輩、前輩,該醒來了。」

  葉修在搖搖晃晃中睜開了眼,眼前的是一張年輕的臉孔。他的聲音柔和,差點就被周遭的嘈音掩蓋掉。

  葉修擺了擺手,眼還未完全睜開便先從口袋裡摸出一根煙和一個打火機。在車上實在沒有一個可以躺得舒服的位置,加上他們一行人都在打打鬧鬧,葉修並沒有完全熟睡,吸了一口煙便已經清醒過來了。

  「到了?」

  「嗯,差不多了。」喬一帆點點頭。「老闆娘讓你起來做一下任務的簡介。」

  葉修點頭,心曠神怡地吐了口煙。他突然扭過頭,發現那個剛剛跳槽過來的新嚮導向他投來了有點好奇的眼光。

  不小心對上葉修的眼神,喬一帆連忙縮回了在他恍神之間伸出的神經觸梢,頓時十分困窘地別開臉。

  「對不起,前輩!我不是故意的……」

  「別緊張,沒關係。」葉修抱著胸,勾起嘴角,心情沒有被周圍嘈雜的環境所影響,反而十分輕鬆愉悅。

  喬一帆認識葉修的日子大概是興欣傭兵隊的所有人裡最短的,可是也足夠他認識這個強大得身邊沒有一個哨兵的嚮導。

  ——儘管從他身上的信訊素,可以得知他是個已經肉體上結合了的嚮導。

  結合了的嚮導多數會跟自己的哨兵一直待在一起。儘管跟精神結合不同,永久結合下的連結不會因時間和距離消失,除非其中一方死亡了或是雙方都失感了,但跟伴侶分開絕對並不是一個舒服的選擇,而且只有雙方待在一起才能完全激發體內的潛能。

  可是葉修身邊沒有哨兵。

  興欣裡的所有僱傭兵都是葉修親自找回來的,卻沒有一個人對葉修有比較深入的了解。蘇沐橙這個在葉修身邊待了好幾年的嚮導可能是唯一的例外,即使她一直封口不提。

  葉修不提自己的事情、也不解釋自己身上這種屬於已經結合的嚮導的信息素是從何而來,眾人也沒有開口問。

  反正這對葉修的強大並沒有任何影響。

  至少喬一帆沒有見過如此完美的精神屏障,由精神觸梢縝密細緻地編織起來的精神屏障,如鏡子般平滑得沒有一絲縫隙讓外來的精神觸梢有任何入侵的機會,讓人望而生畏。

  可是喬一帆今天卻是第一次感應到葉修的情緒。

  葉修的好心情讓他有意無意地放鬆了精神屏障,喬一帆於是能探知到對方的情緒。

  所以喬一帆才不禁呆住了。葉修遇上什麼好事了嗎?

 

  「反正就是闖進去就對吧!」

  「包子你別亂來!那裡的路有點複雜,一個不小心很容易就會走進去霸圖的地方裡去,你別跟我惹什麼麻煩——欸葉修你醒啦!」陳果被今天不知道為何特別興奮的包榮興弄得一個頭大,見剛閉目養神的葉修終於醒過來,陳果臉上一亮,脫難般鬆一口氣。「你來給大家解釋一下待會的行動!」

  「解釋……解釋什麼?」

  「待會的行動!」陳果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

  「這次的任務難度不高,大家也駕輕就熟了,別緊張。」說時,葉修還打了個哈欠。「當然,還是有些地方需要留意。」

  聽葉修總算換了個調,原本還在打鬧著的眾人也安靜下來,專心聽葉修的話。

  「老闆娘,麻煩妳給我拿一下地圖哈。」

  陳果從身後抽過了一張大地圖,把它「啪」的一聲在眾人面前攤開了它。

  「這次我們需要把在這個位置上的那個貨倉裡的煙草全部毀掉。」葉修骨節分明的手指在地圖的一個位置上指了指。「簡單來說就是把它們燒掉,不想吸二手煙的就快做完快跑。」

  「唉,真浪費。」魏琛沉重地嘆了口氣。他摸了摸長了些鬍渣的下巴,一臉凝重。

  「別想要偷一些回去。」陳果瞪眼。「葉修你也是。」

  「欸?誰會像老魏一樣那麼沒下限啊!」

  「老葉你少裝了吧。你不就只剩下嘴裡這一根煙嗎?」

  「至少比一根不剩的你要好。」

  「你大爺!」

  「別鬧了!」陳果吼了一聲,二人乖乖閉嘴。

  「咳嗯,我們繼續。」葉修乾咳了一聲。「根據委託者的情報,那邊應該有為數不少的煙草,守衛的數目不明,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陷阱。所以待會行動的時候多留意附近的情況

  「小唐、老方、包子,你們擋一下守衛,沐橙、老魏,你們去引開守衛的注意,分散一下對方的戰鬥力。一帆、羅輯、小安你們跟我去煙草倉。」

  眾人應聲。

  語畢,葉修望了一下一直在旁沒有作聲的莫凡。莫凡拉高了衣領,扭過了臉,轉向了蘇沐橙那邊。蘇沐橙笑瞇瞇地回望著莫凡,給葉修打了個手勢。

  看來也不用省心了。葉修心裡滿意。

  「老闆娘,伍晨,車裡就交給你們了。」

  陳果和正在駕車的伍晨同時說了聲好。

  「就如老闆娘剛才所說,這煙草倉跟霸圖的其中一個據點挺近的。那邊的地形有點複雜所以大家小心不要跑進去,要不驚動了霸圖的話……噢。」

  「怎麼了?」聽一直在說著的葉修突然沉默,蘇沐橙問道。她頓了頓,也輕輕地喔了一聲,對著葉修眨著眼。

  「……好吧,大家小心一點。霸圖的人今天大概會來搗亂。」

  「咦!為什麼!」在所有人當中陳果的反應最大。「煙草倉不是霸圖的東西吧?還是說煙草倉的主人跟霸圖有什麼關係?」

  「不知道。」

  「欸?」

  「但我就是知道。」

  「所以到底是怎樣?」陳果風中凌亂了。

  「反正就是霸圖的人會跟我們對著幹是吧?」方銳撇了撇嘴,不以為意地道。

  「是這樣沒錯。」葉修點點頭。「一帆,煙草倉那邊交給你了。」

  「那前輩呢?」喬一帆一怔,被一直敬佩的前輩拜託,喬一帆有點受寵若驚。

  「我啊……」葉修捏掉了燃盡的煙蒂,臉上是一個淡然的笑容。「去會一下老朋友。」

  「啊?」老朋友?葉修在這裡會有什麼的老朋友了?

 

 

 

  才剛落地,葉修便跟大家分道揚鑣。

  「大家幹活後如果我還沒有回來,你們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葉修交代。

  「你到底要去哪了?」魏琛皺眉。「你這樣叫我們怎樣幫你收屍。」

  「去你,你倒不如擔心自己用不用我們幫忙收屍。」葉修一臉鄙視。「如無意外我今天會回去基地……嗯,也不會有什麼意外。」

  聽不懂葉修最後一句低聲的呢喃,眾人不約而同地放棄了,也不再跟葉修糾結下去。他們有時看不透葉修的想法,但他們也懂得葉修至少是個懂得分寸的人,在關鍵時刻卻是很靠得住。

  葉修走了一個跟大家相反的方向,是走向霸圖陣地的方向。

  他已經快要六年沒來過這個地方了,只是這邊的地形都沒什麼改變。而且根據他所感應到的東西,他似乎也沒走錯方向。

  他已經踏進了霸圖的陣地,卻不見一個霸圖人。完全在歡迎我進去嘛,葉修暗笑。

  葉修像在自己的家裡一般自在地走著,即使遇到岔路也不見猶豫地選了一條路繼續走著。霸圖的陣地有點首涼,四周都是無人打理的雜草,但走著走著葉修卻來到了一棟有點殘舊的別墅前,地上只有廖廖可數的腳印。

  葉修盯著地上唯一延伸至別墅裡的腳印,有點感慨時光的飛逝。

  心中同時也激動起來。

  ——卻不是因為他本人激動了。

  有這樣值得激動嗎?葉修無奈,然後走進了別墅。

 

  打開了門,葉修探頭進去,卻發現裡面不如想像中鋪滿了厚厚的塵埃,反而是十分整齊乾淨,似乎有人定期來打理這裡。

  一個客廳、一個飯廳、一個開放式廚房、一個陽台,屋裡有沙發、有餐桌、有書櫃、有電視……很普通的一座房子,唯獨是缺了點活人的氣息。

  葉修看了一眼這裡熟悉的傢俱和格局,隨意地轉了個圈,便踩著大理石的樓梯上了二樓。

  隨著每一步的踏近,葉修感受到了心跳的加速,還有讓人熟悉安心的拉扯感,耳膜都快要被心臟震動得共鳴起來。

  他的腳步很沉很穩,跟心中所感到的一點焦躁不同。他沒有猶豫地略過了其他的門,來到了一個房間面前。

  葉修垂下眼簾。

  就在這裡面。

  他知道,他也知道。

  然後,葉修就像著了魔一樣,讓白皙如玉的手搭在門把上。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09 )

© 巨巨米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