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韓葉/ABO/在你身旁(11)

#ABO

#不會生子,應該(。

#暫時不會有肉謝謝(。

#架空

#初次嘗試,OOC


11.

  「一個十四歲的小omega因為太喜歡玩榮耀,家裡卻不讓他玩,所以離家出走了。」
  「那小屁孩遇到另外兩個小屁孩。雖然他們其中一個是個alpha,但還是收留了那小屁孩,而且那個alpha跟小屁孩在榮耀裡還混得不錯,雖然生活上是有點難過……但挺開心的。」
  「哦對了,小屁孩一直有用抑壓劑,所以一直都安然無恙。老韓,你表情可以不用這麼可怕。」
  「在小孩十七歲的時候,終於有了職業比賽,小孩跟那alpha一起被一間叫嘉世的俱樂部邀請,於是小孩便改了名字,在那裡簽約出道。他們原本在網遊裡已經所向無敵,到了職業圈這情況還是沒什麼改變。」
  「沒有這一回事,只有那小孩才能用假身份出道啦,因為他偷了他家雙胞胎弟弟的身份證去登記。」
  「……葉秋啊,多爛大街的名字,比較不會被家裡的人發現。」
  「直到……」
  「嗯,總之到了最後,小孩被家裡的人抓回去了,於是就宣佈退役了。」
  「反正就是這樣,過程不重要啊。」
  「都過去了,要不你問我,無端提來幹嘛。」



  「韓總,您要的資料都在這兩隻隨身碟裡面了。」
  「謝謝。」
  韓文清的視線稍稍從電腦螢幕上落到自家的私人秘書身上,接過了隨身碟後又回到電腦上了。
  張新傑微微皺起了眉。
  他跟在韓文清都好幾年了,雖然對方脾氣不算好,但暫時來說他還挺能理解韓文清的想法和意思。但這次卻出了一些狀況。
  先不要說工作狂的韓文清在這幾個月裡變得按時工作不再超時上班,現在還讓他找一些關於某遊戲的視頻和新聞,特別只要出現過「葉秋」這名字的東西都要給他翻出來。
  葉秋到底是誰?韓總什麼時候愛上打遊戲了?
  「怎麼了?」
  「韓總,還有事需要幫忙嗎?」
  「沒了,你先走好了。」
  張新傑托了托眼鏡,也不遲疑,轉身便離開。
  那大概不是他能管的事吧,反正韓文清從來都是懂得自制的人。
  只是他沒想到,韓文清花了好幾個通宵把那些視頻和資料給啃完。



  在某一個星期六,韓文清跟葉修面對面地坐在一間法國餐廳裡面。
  葉修疑惑,不懂韓文清把他約到他們初次見面的地方的意思,但更不滿意的是,因為要來這間高級餐廳,他又要穿著那套被他塞到衣櫃深處的西裝,快要把他悶死了。
  葉修動了動腦筋,想來想去韓文清今天的動機就是跟他求婚——那些愛情小說裡不是總愛在這裡特別有意義的地方進行一些特別浪漫的事嗎?
  而且想想之前韓文清主動扒光了他的過去,以那人的性格,既然對他上心了,順道跟他求婚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難道他消失了整整一個月就是為了準備求婚嗎?
  如果韓文清一手拿著鮮花一手拿著戒指然後單膝跪著向他求婚、旁邊還要有人拉著小提琴伴奏的話,他會恥笑韓文清啊。
  結果沒有鮮花、沒有戒指、更沒有伴奏,只有桌上的一個小信封。
  葉修望著小信封,然後又望了韓文清一眼,發現對方臉上毫無表情——要是他這張總是像跟人討債的臉已經算是沒有表情的話。頂著這張臉,說他要去殺人犯案還比較有信服力呢。
  「給我?」
  韓文清應了一聲,卻沒再解釋。
  要是韓文清是打算求婚的話,他肯定會單刀直入直接一句「嫁給我吧,葉修」劈下來。
  可是他沒有,儘管他約他來到了一個最適合求婚的地點。
  這是什麼意思?對方的沉默不知為何讓葉修有點慍怒,雖然臉上還是不動聲色。
  「我能拆開來看嗎?」
  韓文清又嗯聽了一聲。
  修長的手拿過了小信封。由於信封口並沒有被黏上,於是葉修一拿起信封就能看到裡面的東西——其實光是摸上手,他就隱隱猜到那東西的真面目。
  是他一輩子都沒可能忘記的東西。
  葉修發誓,他從來未試過感受到如此大起大伏的情緒——慍怒一瞬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驚訝、喜悅、疑惑、錯愕、興奮——即使他被逼退役時,他都沒像現在這般激動得連手指都抖了起來。
  那是一張榮耀帳號卡,很殘舊,上面的圖案早已被磨擦得模糊不清。
  是葉修——或者說葉秋——的帳號卡,一葉之秋。


  韓文清知道,儘管葉修把大部份的過程都吞掉,但那大概已經是葉修的極限,於是他沒有再要求葉修說更多,卻是自己翻找著葉修以前的新聞和紀錄,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端倪。
  他沒有委託私家偵探去做這件對他們來說應該挺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事實上他也沒有後悔。他很樂意花上整整兩個星期的時間,去理解葉修的過去。
  以前的葉修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鋒芒萬象。
  為了不被家裡的人找到,葉修改名葉秋,不出席任何宣傳活動、即使訪問也只會在QQ上對記者說兩句,除了他場上的表現,他的一切成謎。
  韓文清不太懂得葉修之前所用的職業,也不知道招式與招式之間的奧妙,但他卻見到了一個光茫四射、意氣風發的遊戲角色,所有人的焦點也會不自覺地落到他的身上。
  他就是一個猶如一顆於宇宙中新誕生的星體,爆出了最耀眼的光輝,然後翻起了混亂的風暴。
  蘇沐秋的話,他想裝作不懂也難。
  彷彿一出生就是屬於榮耀的人,讓他離開榮耀,不是毀了他是什麼?
  他看到了葉修帶領著他的隊伍三次稱霸、得到總冠軍,他也看到葉修所在的嘉世的表現開始下滑,失落了冠軍,成績也越來越差。開始有人質疑他的實力,質疑他是否已經到了退役的時候。
  他不能否認那些人的言論,因為他沒有足夠的知識。然而他也不輕易承認這個事實,也許是因為連續看了好幾晚視頻的他覺得嘉世的隊伍裡開始有點違和的情況發生,也許更多是因為他的私人情緒。
  最後,他迎來了結局——葉秋退役,一葉之秋陪葬。
  為了紀念葉修對嘉世作出的貢獻,俱樂部決定永久封印一葉之秋。這事雖然引起了極大迴響,但因為俱樂部說得動聽,動之以情,很多粉絲激動過後也慢慢接受了這事實。
  但身為一個於商界打滾多年的老辣商人,韓文清嗤之以鼻。
  榮耀職業圈一開始確實很單純,但當越來越多人關注這圈子,利益也開始入侵這個單純的事業。無論是關於操作者和角色的宣傳,還是於電視台上的廣播,或者每場比賽的入場費,無一不與金錢沒有關係。
  作為榮耀第一人,葉修於宣傳上的不合作絕對是嘉世的一大損失。看嘉世在棒紅蘇沐秋上有多出力,就知道對於葉修嘉世大概不會笑笑就算,無論他們的關係在一開始時有多好。
  葉修在嘉世或多或少會受到不少壓力,同樣地,嘉世也不會隨隨便便讓一葉之秋這個金礦埋葬。
  那,到底原因是什麼?


  於是韓文清去了嘉世一趟。
  韓文清是什麼人,同為商人的嘉世老闆並不會不清楚。儘管一開始他並不願意多提葉修的事,但在韓文清的威脅下,他說了,說出了葉家讓他們封殺一葉之秋以脅迫葉修的事。
  葉家與軍方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且他們出價一千五百萬買起了一葉之秋。嘉世被下令了,如果葉修不肯退役回家,就要把一葉之秋的卡給毀掉。嘉世不得不服從。
  韓文清聽完,只在心中冷笑。葉家的權力並不是如嘉世老闆口中如此強大,而且以當時的市價來看,一千五百萬這對葉家來說不算什麼的金額的交易絕對是一筆鉅額交易,加上葉修的不合作,嘉世大概很樂意來個順水推舟。
  韓文清默默在心裡記下了一筆,跟對方交涉了很久,最後還是大手一揮簽了一張支票。
  二千萬。
  一葉之秋於是回到葉修手上。
  葉修曾經說過,要不是韓文清問到,他也不會提及過去,因為那些都是帶有遺憾的過去。
  沒有辦法再改變、沒有辦法再奮鬥,一切榮耀都只是回憶罷了。
  然而,韓文清卻把「過去」送到葉修面前。
  韓文清絕對不會為了刺痛他而讓葉修再次面對「過去」。
  葉修抽了抽嘴角,卻發現自己現在完全笑不出來。
  在他回神過來後,體內的熱血卻已經先一步擅自沸騰起來。
  「……我走了之後,不會再回來啊。」
  韓文清直視著葉修。
  「我等你回來。」
  不是一定要回來,也不是我們分手吧,而是我等你回來。
  我讓你擺脫枷鎖,我讓你翱翔離去,但就算你再不回頭,我卻依然等待你回來的一天,這個可能遙遙無期的一天。



  葉修不太記得事情之後怎樣完結,總之他退了房間,沒有帶上任何行李,甚至直接丟了家裡給他的銀行卡,只剩下口袋裡的兩張帳號卡,孤身在大街上遊蕩著。
  嗯……先找個工作吧。這麼想著的葉修走著走著,太熟悉H市這個地方的他居然走著走著,回到了他曾經住了快要十年的地方——嘉世俱樂部。
  他呆了呆,止住了腳步。但過了半晌便轉身離開,然後來到了嘉世對面的那個網吧的門口,停了下來。



/

下章結束。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了…沒有伏筆啦呼。
打這文時純粹想跟著腦裡的想法跑,不修文不寫大綱,所以大概會有BUG和不合理的地方,請各位多多包容,歡迎捉蟲QWQ!

關於葉修的心態
由於是被家裡逼回來(對不起是作者在黑葉家請打作者)(作者的想法是,因為葉修始終是omega所以一直不願放手這樣),手段實在讓葉修很有芥蒂,於榮耀上的遺憾失落也因此放大,所以會讓他有點介意這樣(倒也不是很沮喪什麼,就是有點失落,因為他還有想做的事情)
而當然韓文清大大會用他的金手指讓葉修之後能放心在外面闖XD看看之後會不會再寫到...

大概是這樣。
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再次請各位多多包容和指教QWQ

评论 ( 18 )
热度 ( 84 )

© 巨巨米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