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小劇場/燃亮

哨兵響導。




 

 

 

  韓文清第一次去響導拍賣市場時,才十八歲。

  身為霸圖歷年來最年輕的繼位者,韓文清早在十三歲時已經轉變為哨兵。家族其實很想就給韓文清配一個響導,奈何近年沒有什麼優秀的響導,事情於是就一直拖著。

  韓文清一個星期前成年了,家族讓他親自來黑市給自己選個響導,韓文清也沒拒絕。

 

  在社會上,只有少數的人會轉變成五感敏銳、能力優秀的哨兵,男性哨兵為全球人口的約8%,而女性哨兵則是5%。而輔助哨兵、為他們調節五感和精神的響導在這個世代更是比起黃金鑽石還要珍貴,而且大部份都是女性。男性響導誕生的機率大概比中彩票還要少。

  響導嚴重供不應求,大多數的哨兵在一輩子裡可能都找不到一個響導結合。因此不難想像響導是一個多麼珍貴的資源,軍方恨不得把他們護在掌心中,黑市也不願放過這些大金礦。

  一些組織會在各地拐走響導然後把他們放在拍賣場上讓人開價。這些拍賣場不是任何人都能進入,有富商、有高官,只有位居社會金字塔中最高層的人才有這樣的資格。然而C國黑道上的三大龍頭之一的霸圖只需要一個電話,便能有一席位。

  所有參加者都會利用拍賣場提供的電子系統叫價,而入場者都會戴上面具以保護自己的身份,然而韓文清不屑做這些鬼鬼祟祟的事情。那時場上也只有他直接露出真面目,就如他從來都不怕直接對上軍方一樣。

  拍賣會放出了第一個響導。一個黑色的巨型鐵籠從台下升起,裡面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她全裸著身體攤坐在地上,雙眼早已哭得紅腫,又是驚恐又是無力地靠著鐵牢喘著氣,似乎是比人打了藥物讓她勉強維持清醒以示她不是屍體。所有人的眼前都開了數個小螢幕,近距離拍攝著少女精緻潔白的胴體,甚至色情地放大了少女不算豐滿的胸部和下體。

  一陣屬於未結合響導的氣息傳入在場的哨兵的鼻子中,有些自控力較低的人已經像打了雞血般紅著眼猛地站了起來。只是場內又瞬間被中和劑的氣味充斥中,稍稍冷靜下來的人只得安份地坐著。隨便在場內鬧事可會永遠被拒絕進入拍賣場,更甚者還會被追殺。

  「大家都見識過這個美麗響導的魅力了吧?」見席上不少人都露出一副餓狼似虎的樣子,主持人在心中滿意地笑了,然後喊道:「那麼,請各位開價,底價為六百萬,每次叫價五十萬。」

  「六百五十萬!」

  「七百萬!」

  「八百萬!」

  顯示屏上的數字不斷跳動著,然而韓文清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半個小時後,第一個女性響導最後以一千一百萬成交。拍下了少女的人已經急吼吼地衝去辦手續了,主持人也讓下一個響導緊接出場。

  一個又一個響導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價錢拍下。韓文清抱著胸,他眼前的數字鍵盤一塵不染,就這樣呆著兩個小時。

  「終於到了今晚的壓軸!大家都知道響導十分珍貴,全球只有3%的人口能轉變成響導。但男性的響導就更稀有了,在所有的響導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男性的。」主持人說著時也不禁激動起來,聲音頓時高了幾個調。「但是今天,我們要為大家帶來一個男性的響導!」

  隨著主持人的語音落下,鐵籠再次從台下升起,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籠中的是一個瘦骨嶙峋的男生。他低垂著頭,凌亂蓬鬆的黑髮胡亂地披在肩上,遮住了他臉上的表情。皮膚是頹廢的死白,性器可憐兮兮地躲在雜亂的恥毛中,但他的手卻是像羊脂玉般雪白精瑩,剎是好看。

  這個男生實在不算好看,只是光是「男性響導」這身份,就足以讓全場哨兵立刻硬了起來,更不要說這男生身上傳來的誘人香味。

  不是讓人膩味的甜,而是一種像菸味一般的苦澀,卻莫名地比起塗了蜜糖的毒藥般更讓人上癮,幾乎要把骨髓靈魂都要腐蝕掉。

  「底價一千萬,每次叫價一百萬!」

  「一千一百萬!」

  「一千三百萬!」

  「一千五百萬!」

  狂飆的價錢並未能阻擋到哨兵對響導的渴求。他們瘋狂地叫著價,數字未有一刻停頓過下來。

  全場就只有韓文清沒有任何行動。

  他冷眼看著起哄的人群,在這數個小時內並沒有像其他哨兵一般因為響導的氣味而失去控制。儘管他只是個十八歲少年,但他的自制力在霸圖中卻是數一數二之強。強韌的精神力是年紀輕輕的他就能站在霸圖最頂尖位置的原因之一。

  其實韓文清對響導之事並無太大興趣,經過今晚的指賣會韓文清就更肯定了。即使沒有響導,他的實力比起很多已經結合的哨兵還要強大,因此對他來說響導並不是必要的。

  既然家裡希望他找個響導,他也不介意順從家裡的意思。讓家裡的人替他選就好了。

  此時,一直垂著頭的少年微微抬起了頭,被頭髮遮住的眼睛終於露了出來,毫不忌諱地直視著鏡頭。

  韓文清瞪著那雙眼睛,深深地抽了一口涼氣。

  然後,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打了個數字。

  這數字讓全場還在搶先輸入著數字的人的心涼了一大截。

  「五千萬!五千萬一次!五千萬兩次!五千萬三次!成交!恭喜!」

 

  韓文清沒有留意到主持人興奮的叫喊,沒有留意到手下驚愕的視線,也沒有留意到全場的人在交頭接耳。

  他只留意到了那個他這一輩子都會記住的眼神。

  ——沒有懼恐、沒有懦弱、沒有絕望,只有熊熊燃燒著的意志、清明的眼神,就如燃亮了令人窒息的漆黑的火炎一般,充滿著堅定的希望。




/

韓葉小劇場到底是什麼呢……

話說一直喜歡摸魚的我不喜歡更文,只喜歡在噗浪上打即興的小劇場,想到什麼就打什麼,沒有大綱沒有修文沒有文法只有蟲和OOC和妄想。
當是梗紀錄,或者打完就算ry

以後這樣標了大家就不用怕掉坑啦xDDDDD(靠

之前看完了一篇哨響,裡面提到有人想把葉修響導賣掉
我突然覺得,好帶感(閉眼
於是就有了這個腦洞啦啦啦(?

題目什麼請無視

我這樣天天摸魚真的好嗎(本子呢

评论 ( 11 )
热度 ( 62 )

© 巨巨米奈 | Powered by LOFTER